一根小刺

一根小刺毀了一個價值3,000元的輪胎。如果毀的是友情,要花多少錢才能彌補回來? 前天,停車在一棵老樹下,老樹上攀著枯死的九重葛藤蔓。恰好有一小段枝子斷裂掉,落在引擎蓋上,一時心懶,不想下車拿開,便讓它隨著車行而自動抖落。沒想到,今天,先生告訴我,輪胎被一根小刺刺破了。他還特別把那小截刺拿給我看。真的,那麼小小的根不起眼的刺,恰恰就刺入了輪胎最薄的部分。

  車行說,這個部分沒法補,因為在胎壁最薄的地方,補了也承受不了胎內的高壓反而會有爆胎的危險,所以只好整個輪胎換掉。看著這根半公分不到的小刺,很難想像就這樣毀了一個厚重的輪胎。先生說,他原先不以為意,隨手一拔,沒想到隨之而來的便是極細但很明確的洩氣聲。氣雖然洩慢,一旦洩盡,就麻煩了,所以趁著還有氣的時候,趕快開去車行。

  我把這根小刺,放在心頭,提醒自己,再怎麼深的情誼,也有不堪一刺的部分。言語中的小刺看似無關緊要,實則不可輕忽與人來往,最好能除盡言語中輕忽之刺。一根刺與一個輪胎,不過是生活中的一件小插曲,然而卻在我心頭泛起陣陣漣漪。人與人之間,有時自以為交情深厚,因此不免在言語間彼此笑謔。一不留意,一點言語上的輕忽就恰恰刺中對方最在意的地方,於是友情的氣漸漸消,終於成為不再交心的陌生人。車輪可以再換一個,朋友似乎也可以再交往,但總有什麼是無法追回的。

  其實我常常遇到這種事,不過過一陣子有空再度跟他聊聊天,友誼又回來了,我想這就是緣份吧~ 為什麼友誼來去無常?為什麼好朋友會變成陌路人?友誼漸淡未必一定是壞事?我唸大學四年級時,初次領會到有些友誼注定要轉瞬即逝。大學裡的友誼特別濃烈。我們會和剛結識的人迅速成為密友,經常長時間的討論種種問題,從人生的意義到「今天晚上我們穿什麼衣服」。某日我讀到的一句話,彷彿完全能表達我二十一歲時對人生的憂懼。那句話出自小說『百年大慶』(centennial):「上帝,我多麼渴望永遠跟這些人同遊啊……..但那是不可能的。小徑總有盡頭,結伴的人總歸要分手」。

  不錯!有些友誼注定是短暫的。就像美國西部那些長途跋涉、同甘共苦的牧童到最後得分道揚鑣一樣,大學朋友共度過大學生活後也要各奔前程。

  這沒有什麼。因為我們除了知心的朋友、一生一世的友誼之外,在人生的旅途上也會有很多的朋友,陪你走一段路就各奔東西。這些短暫的友誼同樣熾烈,同樣必需,同樣值得珍視,沒有這些友誼,就沒有今天的你。

迴響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4681